以就有道_山河英雄志_花篮白菜_五柳鱼|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钒云母 > 正文内容

羽散河梁_故事

来源:以就有道网   时间: 2020-10-16

  一

  …………

  胤宣帝二十三年,魏国,梁

  一场天火点燃了王宫,梁都大乱,诸侯联军乘势杀来。次日,大魏国亡,联军尽分其土。陈国因羽林骑之威,独取梁都。上将陆子英因功受爵,封梁太守,统羽林骑。

  …………

  胤宣帝二十五年秋,陈国,梁

  昔日王宫的灰烬上已被建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太守府。月光穿过树影,撒在府内的小湖上。清澈的湖水泛起层层轻漪……“啊——”女子从噩梦中惊醒,即陷入了癫狂“陈军…陈军…陈军来啦——啊啊啊啊——”一双苍劲的手从腰后抱住了她“云溪…云溪…放心吧,我在这儿。”男子轻抚着她的额头“我就是陈军,只要我还活着,陈军的箭羽就永远都只会保护你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翌日,羽林军营

  “陆将军,曹豹求见!”“请!”

  曹豹进帐,对子英深作一揖,后侧耳上前“将军,陈王病笃,世子尚幼,将军,这可是天赐的良机啊!!!”“豹,我王待我不薄,如今我王病危,我等不能为其分忧,反拥兵作乱,此举不义啊!!!”“将军切莫妇人之仁,老国王一死,陈国必定大乱,朝中奸佞,欲置将军死地者何止千万,将军慎思啊!!!”“嗯…”“将军,你宁死也不肯背负这不义之名,但你也得为云溪想一想啊!!!我们兄妹二人,早已将性命托于将军,将军若死,我与云溪该当如何啊!!!”“嗯……好吧,你去办吧!”曹豹抱拳,双膝跪地“得令”

  看着曹豹远去的身影,子英不禁回想起两年前……子英率军攻入梁都,所过处,魏人皆望风披靡。突然,一个孱弱的身影拦在了他的马前。“将军,请你…救救我妹妹……”这就是他们的初次相逢。那天,一个名叫曹豹的瘦弱青年挡在了子英的马前,一个月后,一个神机妙算的军师出现在了羽林军营,同时,一位名叫曹云溪的女子嫁入了太守府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

  胤宣帝二十六年元月,梁太守陆子英反陈,三月,子英率羽林军攻卫,四月,破齐,五月,击宋,七月,掠吴,九月,尽收魏地……

  胤宣帝二十七年,诸侯攻陆,子英背后中箭,三月后,不治身亡。不久,曹豹复魏,复名魏豹,封长公主魏云溪。四月,魏与诸侯仪和。陈新王欲示好于豹,求两国姻亲。云溪未从,对曰“吾以出嫁,请尊吾为陆夫人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没有人知道的是,传奇将星陆子英人生的最后一段对话“你终于动手了,看来我已经没用了吧!!!”“哼哼!你的确是个将才,不过,为了大魏的江山,今日你必须得死”“哈哈哈哈!!!!豹,请你…好好照顾她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二

  …………

  胤宣帝三十三年春,宣帝病危,临终前传位于幼子白真,命大国舅何律与丞相田非辅政。

  当年秋,何律毒杀丞相田非,自封国师,总揽朝政。田非遗孀带孕逃至魏国,产下一子,后田孀病逝,其子不知所终……

  胤哀帝二年元月,何律之女何觅入宫,封皇后,何律长子何纯任丞相,次子何休任大将军,养子华安任尚书令。

  …………

  哀帝二年二月,帝宫,椒房殿癫痫病能治好了吗

  “陛下,臣妾入宫已有一月,你为何还是这般待我…”皇后隐有哭腔。“你父何律要的只是个当皇后的女儿,而不是白真的妻子……”“陛下,出嫁从夫,臣妾心中,只有陛下一人,自入宫那天,陛下便已经成了臣妾的全部……无论父亲如何如何,臣妾都只是你白真的人……”哀帝漠然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胤哀帝二年冬至,朔北郡遭遇了百年未遇的大雪,军队物资无法送达,守军造反。一个月后,北岭发生民变,叛军与乱民攻占北州城,自立国号——北。大将军何休领军十万,前往镇压。帝都空虚……哀帝三年春分,陈王袭亲率羽林骑攻向帝都,号曰:“诛杀何律,以清君侧!!!”

  哀帝三年夏至,羽林军攻占帝都,何律身死,何纯投降,而后身死,何休率军杀回,大败投唐。陈王欲诛尽朝中何氏一族,华安侥幸得生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帝宫,长生殿

  “陛下,何觅乃反贼何律之女,留之为祸,请陛下将她交出来”陈袭趾高气扬,完全没把眼前的这位皇帝放在眼里……“陈爱卿,此次你杀贼有功,朕定会大加封赏,至于何觅,不过一介女流,你就放过她吧”“这!!!恐怕不妥!!!”哀帝强压下心中的怒火“陈袭,朕已下旨,废何觅后位,你非要赶尽杀绝吗,别忘了,朕,还是大胤的皇帝,你,还是大胤的臣子!”陈袭不语,哀帝又道“传旨,封陈王袭为大胤国师,其子陈荣为尚书令,总揽朝中一切军政要务……”陈袭躬身“诺!!!”

  …………

  哀帝六年秋,废后何觅诞下一子一女,帝欲立其子为太子,陈王惊恐,遂杀之。何觅服毒自尽。校尉华安奉帝命携小公主白祺投唐。不久,哀帝下诏退位,后服毒于椒房殿……一月后,陈袭称帝。至此,大胤国正式灭亡,天下大乱。

  …………

  陈帝元年夏至,唐王渊以公主白祺之名号召天下诸侯讨伐陈袭。当年立秋日,唐国大将唐明,何休,华安,率军十五万,分三路伐陈。赵王迁,魏王豹派兵助唐,吴王广,宋王祁助陈。六国战于牧州。魏国小将陆羽率奇兵突袭,斩宋王祁于马下,宋军溃散,陈,吴两国退兵。陆羽首战告捷,自此,开始了他的传奇……
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魏史:胤宣帝三十三年秋:

  自子英身死,云溪数年未得一笑,我王忧之,乃邀其共游于郊野。忽见前方人群围聚。我王观之,期间乃一婴孩。王欲行,而云溪止步。王感其心迹,遂携之归也。…………此子回宫,尊云溪为母,王赐其名——“陆羽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三

  …………

  牧州一战之后,小将军陆羽名扬天下,魏王豹封其为上将军。又因豹膝下无子,而陆羽尊长公主云溪为母,尊豹为舅,且其此战功居首位,遂立为储君,是为魏国世子。

  …………

  陈帝二年宋

  自宋王祁死后,宋国朝堂大乱,世子宋钰依附吴国。其弟宋青亲依附于赵国,兄弟二人各得宋国半数民心,于是宋王一位长期搁置……

  陈帝二年三月,宋国,封丘县

  这是宋国最南端的一个小县城,此城地肥水美,风景宜人,四周开阔,无险可守。近来朝堂混乱,无暇顾及边塞,以致此地常遭乱兵侵扰。宋青一派以此事攻击世子,为平民愤,

  宋钰亲往巡查……

癫痫发作后的急救措施有哪些

  世子到时正是暮春三月,此时的封丘县宛如一片花海,桃花悠悠飘落,轻轻地铺撒在城中的小路上。置身其中的宋钰完全忘记了自己是来巡查军情的……忽然,花海中一道黑影闪过,宋钰中箭昏迷……

  醒来时,宋钰发现自己在一间乡下小屋之中,右臂已上的箭孔还在往外渗血。宋钰试着用左臂支起身体……这是,一青衣女子推门而入,搀住了他。“别乱动,你这箭上有毒,会扩散的……”“是你…救了我?”女子笑而不答,径直抬起宋钰的右臂,对着上面的箭孔,吸起毒来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夜,烟尘古道,宋钰正驾着车赶回国都宛丘。他随身携带着一支箭头,也就是从他的右臂中取出的那支“宋青,你会为此,付出代价的!!!”箭头上篆刻的“青”字泛着幽幽的寒光……一只纤长的玉手拨开了车帘,车上的女子看着正在赶车的宋钰“钰,到了吗?”“你先睡会儿,明天一早,我们就能回到宛丘了…”“钰,宛丘,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?”“当然,影儿,等回到了宛丘,我会让你成为这个国家最幸福的女人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陈帝二年四月宋国,宛丘

  宋钰率亲兵攻入青王府,宋青及其属下未做任何抵抗……

  青王府书房

  “兄长,你终于来了。”“我来了,你也差不多该准备准备下去陪父王了!!!”“哈哈哈哈,现在就言胜负还为时尚早吧!!!兄长,可否让他们退下,咱么兄弟好好聊聊……”宋钰挥手,亲兵们退出了书房“有什么遗言就快说吧,兄弟一场,我也不想你死的太难堪……”“呵呵…多谢兄长”宋青拍拍手,一女子五花大绑的从书架后走了出来。“啊!!!影儿,你…你怎么在这儿???”宋钰一脚踢倒宋青,为女子松绑。“啊……!!!”女子手中一把寒气逼人的短刀,就这样刺入了宋钰的胸膛……女子略带哭腔“对不起……我…我是赵国公主,从一开始,我就是骗你的……”“你……”“哈哈哈哈!!!兄长,你输了,此次是你带兵打入了我的王府,满朝文武都知道,你是杀弟的魔头!!!哈哈哈哈!!!!”“你……你们!!!!”

  …………

  当日,宋国世子宋钰重伤,幸有三百亲兵舍命掩护,终于带伤逃至吴国……次日,宋国王子宋青迎娶赵国公主琼影,称世子杀弟失德,自知有过,无法继承王位,遂离宋隐居……

  不久后,宋青继位。史称——“宋王青”

  …………

  四

  …………

  虽然已是深秋,东海之滨的扬州大地还是一派葱茏苍翠的景象。一条如巨龙般横卧在东陆大地的大河就是由这里注入东海。这里是原大胤帝国的东南角,是大胤版图上唯一一个四季如春的宝地。七百二十年前,始皇帝将他最宠爱的弟弟——吴王白嚣,分封在了此地。于是,大胤的诸侯中便多出了一个与白氏皇族同血同缘的国家——吴国……在那条巨龙的龙眼处,有着一座繁华,富庶,风景秀丽的古城,也就是如今的吴都,姑苏城。

  …………

  九月的姑苏城仍旧是一片葱翠,城中绿树成荫,花开遍地,完全没有一丝秋天的萧瑟气象。和煦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隙,洒在了吴宫内某个不起眼的角落。一个轻柔的声音缓缓道:“世子,大王请您去书房小叙…”“哦,请回复大王,我稍后就去”

  来到吴国已经有三个多月了,宋钰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了。“尘羽,你去准备华服仪仗,待会儿我要去面见大王癫痫病最好治疗方法…”“是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三个月前,宋钰带着三百亲兵杀出宛丘,一路向南。宋青的兵马在后面穷追猛打,幸有亲兵拼死相护,宋钰才勉强逃到了吴国……一行人到达姑苏城下时,三百亲兵只剩下了二十八人,宋钰一时急火攻心,晕厥过去……

  再醒来时,宋钰身边只剩下了尘羽一人。“尘羽,这…这是何地?怎么只有你在这儿,其他兄弟呢?……”“世子莫荒,我们现在吴国王宫,兄弟们都没事儿,他们都去各自疗伤了……”听罢此言,宋钰方才安心睡去……

  次日一早,宋钰便迫不及待地去见了吴王白广。吴宫御书房,一名蚕眉凤目的中年男子端坐案前,男子一身黑袍,碧簪束发,显得十分儒雅。“贤侄伤势如何?”“劳伯父挂心,小侄伤已痊愈”“哈哈…如此甚好,你就安心在这吴宫住下,本王定会助你除掉逆贼宋青,夺回宋国王位……”“多谢伯父…除贼一事不敢劳烦伯父,只求伯父能暂借小侄三千兵马,小侄定要亲手灭了赵国,再将宋青那吃里爬外的狗贼碎尸万段!!!”“呃…贤侄啊…咳咳…,如今宋赵两国联合,势力正盛,而且牧州一战,我们也损失不小,此时动兵,恐怕……”宋钰立时双膝跪地,重重地叩了一个头,“伯父明鉴,宋青和琼影那小贱人狼狈为奸,设毒计陷害于我,不手刃这两人,小侄难以解恨!!!望伯父成全!!!”“嗯…这是当然,不过贤侄,你重伤未愈,此事还是以后再议,你先安心养病吧……”“伯父……”“好了,本王有点儿累了,你且下去吧……”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三个月来,宋钰又陆续求见了吴王十几次,但都被挡了回来,今日怎么会主动约见自己?就这么嘀咕着,宋钰来到了白广的书房门前……“伯父,小侄宋钰求见”“贤侄不必多礼,快快进来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五

  …………

  陈帝二年十一月,唐国,龙渊郡

  夜,大将军何休的府上。“二哥,刚接到的密函。”华安匆匆进门,将手中血迹斑斑的密函递给了何休。“哼!!!欺人太甚!!!”何休看完后,一把揉了密函摔了出去……“二哥?”“四弟,你去集合人马,今晚离开唐国~”“啊?二哥,究竟怎么回事儿?”“唉~是唐明那个莽夫,去李渊面前参了我一本,说牧州之战是我和白广,陈袭勾结,故意战败,实际是想要杀了李渊,取而代之…”“啊?这这这…唐王信了?”“哼,李渊那老匹夫,从来就没把咱么兄弟当成过自己人……昨天唐明已经率军出发,幸亏我对唐明留了那么一手,否则明天这个时候你我就该魂归地府了!!!四弟,你马上去集结军队,离开这里”“是!!!”

  …………

  “二哥,弟兄们都集合好了,随时可以出发!”“嗯~再等等。”“二哥,刚刚你急着让我来集合军队,怎么这会儿你又不着急了???”“再等等,去接祺儿的人还没回来。”“二哥?祺儿是大胤公主,唐王应该不会伤害她的,咱们快走吧”“啪!!!”“你知道什么!你以为你

  李渊真的是大胤的忠臣?祺儿落到他手里,怎么可能还有活路?”“二哥,我…”何休负手,“唉,父亲在世时最疼爱的就是三妹了,祺儿是三妹唯一的孩子,若是不保护好他,将来你我有何脸面去见何家的列祖列宗!!!”华安沉默了,不知是因为那一巴掌,还是因为何休那番话……

  陈帝二年十一月望前三日,大将军何休率军反唐,连夜攻破了白马关,朝北国都城北州而去……临行前,何家兄弟劫走了公主白祺……

郑州那个医院治疗癫痫比较好

  …………

  北原路的一辆马车里,“舅舅,北国真的比唐国好玩儿吗?”何休抚着女孩儿的脑袋“当了啦,北国处处能看到雪,能听到笛声,比唐国好了何止百倍,而且呀,等你到了,还会有一个小姐姐来教你吹笛子,陪你跳舞呢……”“真的啊~”“当然,舅舅从来都不会说谎的……”就这样,女孩儿在何休的怀抱中缓缓地睡着了……

  “二哥,北王会收留我们吗?”“嗯,一定会的。”“哦?”华安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。“我记得二哥曾经亲率大军讨伐北国,如今北王怎么可能收留我们呢?”“四弟啊,不瞒你说,当年我讨伐北国,发现这北王方天命真是一条响当当的汉子,愚兄一时脑热,就和他结为了兄弟。”“哦,难怪你当年打了那么久都没打下北州~”“呵呵…”何休尴尬的惨笑。“这北国本就是一群江湖人和乱民,叛军一起反抗大胤,自己建立起的国家,而北王方天命也就是当年的武林盟主。至今,北国的人都不管他叫大王,而是呼他为,盟主。”“哦?”“所以呢,四弟你大可放心,江湖中人最为重义,身为盟主的北王更是如此,他是不会加害我们的~”听到这儿,华安总算露出了一点轻松的表情……白祺还在何休怀里安静地睡着,而在前方五十里处的一座城门上,一个雪衣白袍,腰悬长剑的中年侠客,正备好了酒宴,等待着他们的到来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六

  …………

  陈帝二年十一月既望

  四天前,何家兄弟来到了北州。北王方天命设宴款待。宴后,何休自动请缨,为北国镇守边塞,方天命遂封何休为振武将军,命其率何家军镇守雪瑶关……

  夜,北州王宫。“姐姐,舅舅他们还会回来的吧”这已经是白祺今天第六十二次拉着方秦的衣角问出这句话了。“会的,会的,快睡觉吧小祖宗……”那天出发前,何休特意找到北王,把这位小祖宗留了下来。说什么前线兵荒马乱,带上白祺不安全,正好白祺小方秦两岁,就把她留在北州,让这俩姐妹好好相处吧。方天命为人豪爽,当时便把方秦提溜过来认了白祺当了妹妹……何休放心的领军出发,方秦平白无故的多了个大包袱。当晚,方秦便受不了了,亏得方天命这几天恩威并施的苦劝,方秦才逐步接受了这一现实……“姐姐,姐姐,舅舅他们……”“好啦好啦,你这么想念你舅舅,明天就乖乖给我练剑去,什么时候练成了,我就带你去雪瑶关见舅舅”“嗯嗯,谢谢姐姐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  魏国梁

  月光下,男子银袍白甲,一支长枪在他的手中翻滚,仿佛白龙现世……魏豹已经在站城墙看了一个时辰。“真的,很像啊”“是啊,子英的白龙枪法,王兄你练了七年都学不会,羽儿却……”云溪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后。“当初,我们在河梁郡见到这孩子时,我就感觉,他是子英派来,让我们赎罪的。”云溪继续说。“如果是真的……唉!也罢,我们的确,亏欠子英太多了。”语毕,魏豹踱步,朝寝宫走去。云溪看着魏豹离去的身影,良久……

  …………

  “世子,唐国来的密报”“嗯”陆羽放下手中的长枪,接过密报……自牧州战后,魏豹便逐渐把军权,政权,都交到了陆羽手中,批阅奏折,分析军报,早已成为了陆羽每天的功课……片刻后,陆羽放下手中的密报,“你去传令,命牧野军撤回,到殇阳关待命”“是!!!”

  陆羽转身,望着天上的月亮“是该变变天了……”

  …………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   北京最好的癫痫病医院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黑龙江中亚癫痫病医院   西安中际医院   北京军海医院   西安中际医院   北京治疗癫痫病的医院   癫痫病怎么治最好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治疗癫痫方法   北京哪家医院治疗癫痫好   治疗癫痫病的方法   癫痫病医院   长春癫痫病医院   沈阳癫痫病医院   包头癫痫病医院   西安癫痫病医院   太原治疗癫痫病医院   武汉癫痫病医院  



新华网  人民网  新浪新闻  北京癫痫医院排名  39健康  心里频道  郑州癫痫医院排名